🐠

末了

就像那些人不懂得自杀的人为什么会自杀。
为什么你就不懂我。
这没什么,我也不懂我。
可是,我懂你。
我以为这是我们之间唯一的契机。
可是,我错了。
像互相缠绕的线。除了一刀两断,没有清晰分离的时刻。
纠缠不清的距离。
没错,一开始就错。
没人想要更近一步。
这或许是我们所达到唯一的共识。
开始躲避的时刻,相信你早已意识到了。
无所谓啊,我会这样跟自己说。
已经想提前退出了。这早就明了的游戏。
我应该先做出这个决定的。
没错,是我。
除了回忆什么都没有的我。
末了,末了。
没有起点的故事,
即将末了。

把话说开 剩下的等待告别
至于重逢 就交给命运好了

#终于不再被胆怯所牵绊

为了自由走了太远
太渴望自己的生活
为此可以做任何事
要开心要每天都幸福要把所有不愉快都抛到脑后
直到它们全部都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
YOU DID NOT BREAK ME.

#只要不做空虚的奴隶


六月末温哥华闷热无风下午兼职的台湾餐厅
播放的钢琴曲与热水翻滚的声音
双脚略僵穿着人字拖
肚子依靠放各式奶茶粉的平台
看唯一的客人离去
纠结要不要在下班前把黑色鸭舌帽戴上
蹲下站起
蹲下站起
却无法缓解心里空虚的酸痛
不想闲下来的不安的对未来与现在的联想
知道不该动用太多脑细胞在对未知的猜测
还是会担心现在所做的事情是利还是弊

然后在心里说一万遍
没有退路
也别回头